【花邪】《春归了》

大概是个幻想空间Paro.
自产自销和意识流.


我一向轻看别离,
也容易割舍事物,
这会儿却叫一种锲而不舍的热衷所主宰,
有时自己也不免觉得好笑。
——赫尔曼·黑塞《园圃之乐》


好像发了霉似的,街道上灰蒙蒙一片,白漆剥落的墙面上爬满了斑驳的树影,宛如张牙舞爪,张着血盆大口的怪物。天将破晓,白日一点点地渗进这条阴暗的街道,周遭安静得像一只巨大的停摆了的钟表。解雨臣靠着窗口站着,碎光顺着地板的纹路朝着他蜿蜒而上。他手里握着一只打火机,上面印着张模糊的图案。这是吴邪给他的。解雨臣不着痕迹地吐出一口气,望向窗外。


风有点热。这几天的天气皆是如此,...

【双叶】《捞月亮的人》

私设有,不知道什么Paro。

自娱自乐的激情的产物。

十分泥石流意识流。


A.


打火机咔哒一声响,烟头一闪而过的火光,吐出一圈虚虚幻幻的烟圈,空气冷得过分,倒是十分符合深冬时的气候特点。叶修右手微抬,将烟夹在手中取下。尼古丁往骨子里渗,迫使他清醒。

他在其他地方取胜过无数次,却总是在一个人面前屡战屡败,败得一塌糊涂,连东西南北也分不清。看见叶秋抬起那双骨节分明,皮肤白得甚至能隐约看见卧躺在下面的青色血管的手时,叶修将嘴里最后一点烟吐了出去。他不断地深呼吸,看见叶秋伸手扣上行李箱,一双好看的眼睛眼睑微垂,像是藏了许多将说未说的话。


那样的眼睛望着自己...

【花邪/R】《择日疯》

激情码字,日渐消瘦。
青年车。全是意识流。
有私设。短打。

山的那边海的那边

© 蚍蜉撼樹 | Powered by LOFTER